宽容戴威不等于宽容ofo

ofo即使最终清算破产,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情怀,对产品的不尊重,就是对用户的不尊重。

昨天ofo创始人戴威发表了一份___,说在“现金流和媒体的压力之下”,日子很不好过。ofo有资金压力我承认,但说媒体给了很大压力,至少很片面。

比如最近一段时间,一些自媒体对戴威和ofo的力挺力度之大,简直就是久违了的___文风,以至于都快形成两个舆论禁区了:1、批评戴威是不道德的;2、用户退押金是屌丝行为、是明目张胆地____。

戴威不容易。创业这几年,不仅要跟同行打,还有跟投资人斗。在一些自媒体人士眼里,戴威是一位很早就被资本绑架的傀儡,当大势已去的时候,戴威站了出来,帮资本擦屁股,给用户退押金,收拾公司残局。还不够伟光正吗?

所以戴威需要宽容,所以戴威被贴上了“创业失败者”的标签。这个标签简直就是一个万能护身符,谁也碰不得。但不得不承认:1、戴威并没有失败,至少他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戴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2、ofo还没有失败,失败的是共享单车这个风口,ofo作为一家公司还活着。活着就要负全责。

很多人觉得要宽容戴威,是因为这个90后在极短的时间内经历了上天入地的人生转换:他在风口上飞的时候可以仰慕,但摔在地上的时候不可以鄙视。我觉得没有人会鄙视戴威,即使在地上爬,他的人生高度已经超越了大多数人。

问题在于,如果把戴威今天的处境归结为一种失败,那么这种失败是谁造成的?很多自媒体的文章说是资本绑架了戴威,但ofo几次重要关头的选择,都是戴威自己做出的:反对与摩拜的合并、反对被滴滴收购、反对被阿里招安。

显然,戴威没有走合并同类项的老路,这基于一个前提:独立发展对公司更有利。而如今的事实证明,独立发展对于ofo来说是最难的一条路。

之前有媒体问戴威,你是希望把这个事做成,还是希望这个事由你来做成?戴威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人定胜天、人大于天,一直都是戴威的信仰。

但这个信仰并不纯洁。ofo的起飞靠的是资本的助推,但落地的时候却说是资本绑架所致,典型的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公司利益是创始人与投资人的最大公约数,而戴威一直把自己当成公司与投资人的最大公约数。你是谁?为了谁?这是个党性问题。

情怀这个东西,历来是创投圈最好的___。有人说贵圈缺乏包容,但大家可以看看,这些年鸡汤传播最广、出台次数最多、出书最受欢迎的创业者,都是烧了很多钱然后失败的那类人。说中国人、中国媒体对创业失败者缺少起码的包容,是过去十年最大的笑话。

有人给ofo退押金这事算了一笔账,少则10个亿,多则20亿。有自媒体说,这个时候还能退押金,戴威是条汉子。我不知道各位把钱存到银行,然后取钱的时候会不会给柜台小姐姐竖个大拇指,感恩戴德地说:你们行长是条汉子!

当然,更多的自媒体老师说,那点押金不叫钱,缺了那百八十块你会死吗?中国人历来推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见到随地吐痰的不敢管,见到恃强凌弱的不敢管,见到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的小屁民居然却来了精神。柿子专拣软的捏,才是目前自媒体圈的最大问题。

用户退押金这事,根本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一毛钱的信用也是信用,否则ofo与P2P跑路平台有何区别?

过去十年,风口逻辑>资本逻辑>创业逻辑,当风口停下、资本冷却,考验的就是创业逻辑。戴威还在坚守,说明内心还有野望。但不得不说,ofo一路走来,是一家让人看不到初心的公司。

就拿产品体验来说,每次找到一辆能骑的小黄车,堪比车牌摇号,你不知道要是多少辆才能骑上。最让人捉急的是,这个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掉。有人说创业就是升级打怪,小黄车简直就是无人能敌。

ofo即使最终清算破产,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情怀,对产品的不尊重,就是对用户的不尊重。现在打戴威的情怀牌,是很差的一招。最近不仅ofo,就连其它共享模式的公司都遇到了用户退押金的问题,不得不说这是ofo PR策略剑走偏锋带来的一个恶果。就算自己挂了,也要拉上别人陪葬,你还要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