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创投机构视角解读AI产业的困境、选择与赋能

对于企业而言,在人工智能落地行业并做商业化推广时遇到了怎样的困难?什么是高成长性的公司?创投机构如何成为企业的陪跑者呢? 国泰创投,国泰创投,创投机构,AI产业,市场准入,投资,估值泡沫,企业赋能 图片来自“网”

过去几年,人工智能产业在国家政策和市场形势的引导下实现了飞速成长,并进入到了全新的发展阶段。但在资本加持之下,人工智能市场在规模不断扩大的背后,风险也形影相随。人工智能仍处于发展初期,技术创新与发展进程中存在的未知性本就让这一领域聚集了不小的风险。然而,现下,一面是未来可期,一面又是估值泡沫,很多投资机构都陷入两难,谁也不能确定这些AI企业能否经受住来自市场的考验。

对于市场上的这些焦虑,国泰集团副总裁、国泰创投基金创始合伙人吴雪秀笃定地告诉:“我们的目标客户是高成长性的科技公司,我们希望成为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陪跑者,同时也因为它的成长而获益。”那么,对于企业而言,人工智能落地行业并在商业化推广时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对创投机构而言,什么又是高成长性的科技公司?创投机构又如何成为这些企业的陪跑者呢?

从产品到客户,“准入”是AI企业面临的第一道门槛

在资本热捧下,尽管医疗、金融等领域被认为是AI技术应用的潜力领域,备受瞩目,但与此同时,我们不得不面对的尴尬现实是,无论是医疗AI、还是金融AI,要走向商业化,不仅需要成熟的技术和充足的资金支持,还需要在应用市场上取得成功。

吴雪秀表示,虽然技术不分边界,但行业应用是有监管的。金融、医疗等领域都是改革深水区,相对比较保守。尤其是医疗领域,每一次做新的尝试都要冒很大的风险。因此,有时候AI产品难以实现商业化,不是技术不行,问题在于是否能够被准入。

在医疗领域,获得国家审批认证是AI技术步入市场前必须跨越的一道门槛。2018年8月1日,《医疗器械分类目录》(简称《目录》)正式施行,其中规定医疗人工智能产品要比照《目录》中的“医用软件”子类,申办医疗器械许可证。这意味着免费试用的时代将成为过去,对于医疗AI企业来说,产品要想顺利实现商业化,必须“持证上岗”。而这张许可证决定了医疗AI企业的产品能否进入商用市场,能否赚钱,以及能赚多少钱。

在金融领域,不少企业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现下,牌照化管理是监管金融科技业务的主要办法,未来还将继续。牌照本就稀缺,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的加入让这场争夺战更为激烈。而申请牌照流程繁琐、耗时长,也让获取牌照变得越来越难。以“智能投顾”为例,这是AI技术在金融领域相对冒尖的一个运用,但目前还未有任何一家机构获得过相关牌照。

创新永远是比较有冒险精神的,但应用永远是务实的,所以这中间肯定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测试训练过程。”吴雪秀认为,从技术角度,企业现在可以先不去碰牌照,既然国内的监管主要还是牌照管理,可以尝试为牌照赋能。无论是数据研究,利用大数据做风控,还是做量化交易,现阶段银行都还是非常拥抱和欢迎的。

在医疗领域,吴雪秀表示,按照医疗器械注册流程,申报三类器械许可证的产品从申报到最终过审要经过产品定型、检测、临床试验、注册申报、技术审评、行政审批六步,过程很长。据了解,目前申报三类器械许可证的产品全都停留在临床试验阶段,还未有任何一款产品进行到注册申报阶段。吴雪秀告诉:“尽管如此,做这个领域的企业一般都会有相应的耐心,因为他们是有这样的心理预期的,他们很清楚要走到客户那里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人工智能赋能行业并真正实现商业化,不仅仅是技术上的问题,市场监管、风险管控等都需要时间一一磨合,企业和投资者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与此同时,调整好心态,理性对待人工智能企业及产业发展在当下也非常重要。

市场将回归理性,聚焦高成长性公司

根据艾媒网发布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商业应用篇》显示,2018年我国人工智能领域融资事件共有597起,同比增长15%,融资规模达1311亿元,增长率超过100%。在极具诱惑力的融资规模下,我们也同样看到伪人工智能乱象肆意丛生,市场鱼龙混杂。甚至,一些初创公司只要他们的商业计划或营销材料中涉及人工智能或认知技术便可以获得比以往更高的资金。

投资过热、估值过高,当一些独角兽流血上市、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时候,不少人开始怀疑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是否存在泡沫,忧心忡忡。吴雪秀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肯定会回归理性。二级市场会对企业进行定价,这个定价是投资人、大众市场的定价,二级市场如果不支撑,那么一级市场这么高的接盘,很难有一个很好的回报,这会促使投资人本身理性地去做选择。

国泰创投于2009年成立,由于一开始便管理政府引导基金,一部分资金来自于政府,一部分由自己出资,因此在投资上更具有主动性。

一直以来,国泰创投基金的目标客户是高成长的科技企业。吴雪秀告诉,“高成长性”在国内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新技术带来的模式创新,如拼多多,头条,抖音等,利用中国的人口基数或庞大的消费群体,从而得到快速的成长。第二,在技术上具有领先性,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以及中兴、华为事件之后,国家也在引导投资者向硬科技转化,期望能在底层技术、核心应用,包括一些硬科技方面加大投资强度。

对于技术的领先性,吴秀雪又进行了深入阐述。领先的技术本身要能够解决别人的问题,它能够在某一领域快速帮对方增加收入,或者能够在某一领域显著降低成本。此外,只是技术领先可能还不够,还要有一个比较好的火候,能找到一个好的场景,并且该场景可以快速放大,使技术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

赋能的前提是专注与专业,而后是“可衡量”

AI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大量的投资机会。但资本的入场,如果只是想赚钱、赚快钱,那必然会把行业带偏方向。中国做AI创业不能跟随,投资也不能盲目跟风。怎样让资本、企业和行业实现共赢、共享、共同进步,已经成为投资机构们认真考虑的问题。

经过多年的发展,国泰创投基金已形成“科技投资+科创园区”双轮驱动的模式为企业赋能。吴雪秀告诉:“在行业中要有自己的竞争力,这就决定了你必须要专注,因为隔行如隔山。”在科技投资方面,国泰创投基金主投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两大领域。目前已在产业链上下游均有布局,正逐步构建生态。

事实上,资金还不足以帮助企业实现高增长,吴雪秀表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对人才、科研和市场也有着强烈的需求,这也是国泰创投大力构建科创园区的原因。“园区具有吸附效应,围绕园区清晰的主题定位,入驻园区的都是相关领域的企业,既有上下游也有同类型,他们之间本身就能够形成一个聚集效应。”吴雪秀表示,园区本身也是一个入口。通过园区中的企业,以及园区中的各种论坛、大赛等交流活动,创投者可以及时了解企业的发展情况,在进行筛选的同时也可以更清晰、准确地服务企业,加大企业实现高增长的概率。这对创投者来讲也有助于确保每一笔投资的安全性,是对自己资产负责的表现。基于这一点,国泰创投基金也在积极为企业提供政策申报、行业研讨、生态聚集、投融资等一系列全方位的服务。

真正的投资是赋能企业,目前国泰创投基金已投资了比特大陆,数据堂,集创北方,泰瑞数创,一维弦,宾果智能,酷云互动,微瑞思创等近百家企业。作为“赋能者”,国泰创投基金却显得非常谦虚。吴雪秀表示:“我们其实在扮演一个平台的角色。说实话,每一个企业在自己的细分领域都有一定的领先性,或者说都有自己的原创性,我们作为中间方或者投资人,在产业方面不可能比他们走得更远。但是,作为创投者,我们可以用投行的视角、用产业发展的视角整合产业,帮助企业建立协同价值,使他们之间能够相互赋能。

在吴雪秀看来,必须俯身去倾听企业,否则很多时候所谓的“赋能”就是在打扰企业。让赋能过程变得“可衡量”,切实解决企业的实际需求目前是国泰创投基金正在为之努力的一个目标。

推动人工智能等高科技产业快速发展不止是领域内相关企业的事,资本市场、投资机构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一家具有潜力的公司在优质的土壤中成长时,将更好地吸收养分,迅速发展起来,同时也将报以可观的投资收益。这种良性的互动无疑将为整个产业带来可持续发展。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